关灯
护眼
字体:

226:熄灭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郑重安逃了,他要回夏娃号,回联邦,离开这鬼地方,离得越远越好。

    当他出现在自己手下面前的时候,那样惨烈的伤势直接把追过去的黑衣修士给吓懵了,事实上谁都无法想象,翻手为云覆手为雨,他们心中强大到近乎神的元帅会被伤成这样?没有人甘心做一个手下,有人看到郑重安伤成了这样就起了异心,却没想到,受伤那么重的郑重安还能轻松制服他,并且直接将他给撕碎了吃掉进补,这一进补就引得郑重安更加疯狂,将周围的修士足足撕了十个才停下,随后他红着眼睛吩咐道:“所有人立刻返回夏娃号!”

    他们在郑重安面前依然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那将元帅伤成这样的到底是什么鬼东西……实力越强的人越怕死,命令一下达,大家立刻执行,镇守在金瞳号废墟上的修士也俱都撤走,而给他们带来这个消息的那几个人则受了迁怒,郑重安本是想直接杀了的,要出手的时候却停了下来,他没有带走他们。

    没有郑重安的同意,这几个人都上不了战舰。

    他们走不了,夏念自然也被留了下来,几个人没见到伤势惨重的元帅,只看到黑衣修士形成的包围圈,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为何所有人撤离了,只留下了他们几个?夏念眼皮一直跳,她心头有了不好的预感,另外几个人也是如此,联系总部联系不上。有一种被抛弃了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头儿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“怕是遇到了什么可怕的危险,使得元帅都不得不离开,为何要抛下我们。连句话都不说。”他在军中地位不低,刚刚还立了功,实在没有这样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金瞳号战舰要回来了,还有那些离开堕落星海出去打猎的海盗船,如果看到这样的混乱之都,是个人都会疯的。”

    他们几个是强,杀人杀虫族都能不眨眼。但金瞳号上的那伙人也不是省油的灯啊,还有那么多重武器和机甲战士,他们也讨不了好。更何况。还有那个据说十分厉害的华锦沙和他那天才儿子。

    “妈的,先离开这里。”一伙人的头头恨恨骂道,说完之后,拿一双冷刀子一样的眼睛恶狠狠地扫了夏念一眼。

    夏念这会儿怕急了。她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。难道那个女人厉害到连郑重安都对付不了?想到这里,夏念的身体瑟瑟发抖,之前心头的快意荡然无存,周围的那些尸首本是让她愉悦的,此时却让她觉得恐慌,甚至觉得有些阴风阵阵,让她心头发毛。

    刚刚那一眼让她明白自己肯定会受折磨和虐待,但此时她一刻也不想多呆。只能跟着他们一起快速离开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堕落星海深处,云长渊依旧被虫群包围。

    金蝉用神魂控zhì虫潮。

    但他隔得两界。神魂消耗肯定巨大,这时候虫群的混乱,要么是他受到外界干扰,要么就是神魂力量被两界削弱,他已经无力支撑了。

    这是她逃命的机会,同样,危险也巨大。一旦虫群失控,她会被愤怒的虫潮给彻底吞没,连点儿骨头渣子都捡不回来。

    云长渊依旧是想逃,在大量暴动的虫族眼皮底下想要钻出去,她不能往混乱之都的方向过去,虽然哪里已经几乎没有幸存者了,但常婉还在那里,金瞳号还会返航。云长渊勉强屏息凝神想要趁乱离开,只是她刚刚走出没多远,就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杀意。

    她头顶上有一只彩色巨鸟,看体型和尾羽有点儿像苍穹界的凤凰,然而这只鸟要丑得多,身上的颜色五彩斑斓鲜艳夺目,但那些颜色一块一块凸起像是全身长满彩色眼睛一样,让人头皮发麻,也不晓得是苍穹界的什么鸟跟机甲界虫族结合之后出来的怪异产物。

    虽然长得丑,实力也并不是虫群之中最厉害的,但它无疑是最敏锐,神魂强度更大的那一个。它这会儿张开翅膀,发出一声尖锐的嘶鸣,翅膀煽动时落下了一些彩色的粉末,让云长渊觉得周围的世界都变得五颜六色像是置身于染坊中一样,她有心想用灵气隔绝那些毒粉,然而此刻的身体没有半点儿办法,也就在这时,巨鸟忽然发出一声哀鸣,它旁边的一条蟒蛇猛地抽动尾巴将没防备的巨鸟打得重重往后飞去,击飞了大片飞禽。而那蟒蛇口中喷出一股飓风,把那些毒粉也吹散开去,云长渊虽然吸入了一些,脑子迷迷瞪瞪的,但好歹没有吸得过多,这会儿勉强还能保持住意识。

    刚刚很显然,是金蝉救了她。

    他不是要杀她的么,他不是神魂紊乱自顾不暇了么,他怎么会救她?虽然她暂时获救,但001神魂意识是初生状态还十分微弱,这会儿已经受了这毒气的影响,意识模糊暂无声息了。

    云长渊被巨鸟的毒粉影响心神,她觉得自己仿佛身处一个梦境,不对,就像是之前发生的一qiē只不过是一个噩梦,师父还是师父,师父不是金蝉,在遇到危险的时候,他总会第一时间救她,就如同往常一样。

    曾经,她全身心信任的,就那么一个人。

    多么希望是一场梦啊。

    苍穹界。

    金蝉依然是用的云卿的样貌,他一袭白衣坐在阵法之中,身体状态很不好。他的确恢fù得很快,以至于他能够再次用神魂去控zhì虫潮想要抓住云长渊,然而真到了关键时刻,他又下意识地救了她。

    看到云长渊被追杀,他面露嘲讽,嗤笑她一个元婴期修士,落到被低阶魔物追杀的地步。他不是不想杀了那魔物,只是控zhì大量的虫族对他的神魂消耗过大。而距离更远的话他所消耗的不是简单的增加,而是陡增成千上百倍,那魔物几乎没有什么意识。受到威压影响小,反应过来之后全力逃窜跑得很快,他的主要目标是云长渊,自然不会把神魂浪费在那魔物身上。

    只是他没想到的是,两界裂隙间的风暴会陡然增强。

    裂隙风暴的确是有变化的,他观察了这么多年,已经把规律摸透了七七八八。特意选了风暴稍小的时机,却没想到,还是出了意外。遇上了很难出现的风潮。两界裂隙风暴的碾压让他神魂受创,而神魂受创的结果就是,那些受他控zhì的灵兽快要压制不住了。

    他可以立刻收回神魂。他可以这么做的。那样的话,所有的灵兽将不会受他控zhì。它们都会回过神来。而回神过后的灵兽,神魂受了损伤,肯定会暴露。暴露的灵兽大军会怎么样呢?会把云长渊啃得一丝渣渣都不剩下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收回神识,难道是以前救她已经救成习惯了?

    金蝉继续的强行控zhì灵兽群,他也看着云长渊想要逃跑,只是看着她跑的时候的样子又可气又好笑。没有灵气,靠两条腿跑得小心翼翼跌跌撞撞。他教出来的徒弟,居然会沦落到这种地步。既然如此,去什么异世。他还以为她能在异世称王称霸了。

    简直丢人现眼!

    他不能让她就这么跑了。虽然想救她,却也不愿意让她就此跑掉。念头脑中一闪,神魂最敏锐的巨鸟便感应到,它立刻注意到了云长渊并且不需要命令的直接发动了攻击,而这样的结果是金蝉始料未及的,他已经无力阻止了。

    裂隙的风暴在那一瞬间也陡然再增强,神魂顿时更加苦不堪言,金蝉毫不犹豫地燃了三百年寿元,只会再次压制住虫潮,让另外一只灵兽把那些毒气给弄走,他做这一qiē的时候没有半点儿犹豫,等到做完之后,自己又有些微微呆怔了。

    虽然金蝉寄生在云卿身上,但它也活了太久了,寿元真的所剩无几。这一次强行燃烧寿元,让他口角溢血,满头青丝瞬间变成了白发,苍苍白发铺洒在阵法之中,刺痛了他的眼。

    他老了。

    他很孤单。他一直很孤单。

    没有亲人,没有朋友,只有仇恨。对所有苍穹界修士的仇恨,只要是人,他都恨。其他的任何生物都能找到同类,只有他什么都没有,不对,在这一刻,他忽然意识到,他还有个徒弟。

    云卿当年对待云长渊有多好?没多好,阵法是他研究的,灵兽被驱赶往异界也是云卿最先去尝试的,他一生没收过别的徒弟,活了那么多年,比云长渊资质高的虽然少,却也并非没有,为何会选她呢?

    因为她独特的体质。

    他吞噬了云卿的元神,把云长渊宠上了天,宠得她没有经历过任何风浪,成了修真界一个人人羡慕嫉妒的元婴期女修。可他也看着她一点一点儿长大,从一个小小的糯米团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