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试阅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苏寒锦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呻吟。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,仿佛陷入了云层里。她虽然神智模糊,身子却不由自主的上下起伏,并随着这样的动作发出一声接一声的喘息。热流涌过四肢百骸,她浑身一颤,随后有些虚软地伏下身子,微微喘着气。许久之后,她才缓缓睁开眼。

    她刚刚似乎做了个春梦?苏寒锦伸手想要去摸墙壁上的电灯开关,结果开关没有摸到,却摸到了一层纱幔,入手冰凉,让她心头一惊。这是哪?她将纱幔重重一扯,发出嗤啦一声,纱幔从两边分开,强光瞬间洒了过来,刺得她连忙把眼睛闭上,待再次睁开,她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这看起来是个很大的石洞,石壁上镶满了闪闪发光的明珠,一些氤氲的气体从那些石缝里缓缓渗出,使得整个石洞云雾缭绕,如梦似幻。这是哪里?苏寒锦揉了揉额头,正欲起身看个究竟,就发现身下有一些异样。

    她缓缓低下头,随后愣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她跨坐在一个男人腰上,那男人身上不着寸缕,脸色发青,看起来就像个僵尸。苏寒锦忙不迭地站起来,她感觉身子一空,让她陡然生出一种失落感。

    天,她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?因为紧张,苏锦寒呼吸急促起来,她觉得自己似乎嗅到了一股淡淡的花香,然而随着呼吸加深,香气越来越浓,让她头晕目眩,全身发烫。就在这时,外面传来人声。

    “媚娘,你完事了没?好了出来商量正事!”

    “不过就是个炼气初期的小子,你吸他的阳元要这么久吗?快点!”那人的声音愈加不耐烦了,苏寒锦十分紧张,只觉得全身滚烫呼吸困难,她快要喘不过气来了。

    “媚娘你有完没完?”

    一声怒吼传来,让苏寒锦浑身一震,她脑子里闪出一道白光,随后身子一软瘫倒在床上,身体虽然不能动了,意识格外清晰,脑子里无数碎片一一闪过,两股意识互相融合,最终合为一体。

    她叫苏寒锦,穿越到了一个叫媚娘的魔修身上。从一个黄花大闺女,变成了一个驭男无数的女色魔!

    “媚娘,你到底在搞什么?”

    石洞口闪过一道绿光,是禁制被破掉了。两个男人并肩进来,其中一个手拿一把乌羽扇,颇有几分书生气,只是他脸色苍白,嘴唇发紫,看起来死气沉沉,让人莫名心惊。

    “鬼面书生仇千凛。”苏寒锦脑子里浮出了这个名字。那仇千凛嘴边挂着冷笑,苏寒锦心头微紧,默默转移视线。

    旁边那个满脸胡须的大汉快步上前,声若洪钟,“老妖婆,七星峰宝物就要出世,你还在这里玩男人,当心一根鸟毛都捞不到!”

    “开膛手张重!”

    “咦,那小子被你玩死了?这次不错啊,还给了别人一个全尸。”张重说完之后将床上那人的尸体一把拉起,随后伸手穿胸而过,将那尸体的心脏挖出来吞入口中,“凉了,不好吃了。”

    苏寒锦几欲作呕,她深吸口气,随后眼珠转了一下,“你们先去,我随后就到。我刚刚晋阶,需要调理一番。一个时辰之后七星峰见。”

    “筑基七层?”鬼面书生仇千凛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“恩!”苏寒锦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和张重先过去,你稳固之后立即过来。”说完之后,他二人匆匆离开,待两人走远,苏寒锦一直绷紧的神经才终于松开,她瘫软在床上,身上起了一层密密的汗。

    她穿越了,并且融合了原主人的记忆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修真的世界,坑爹的是她穿越的不是修真弟子,反而是一个魔道女修,杀人如麻心狠手辣,专门吸取男性修真人士阳元,害了无数性命才成就如今的筑基七层修为。想到这里,苏寒锦一阵恶心,恰好下床的时候赤脚踩到了血迹,她顿时心头一翻,隔夜饭都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天,都是穿越,怎么她就这么倒霉,穿到了一个女魔头的身上,正派修真人士人人欲杀之后快。她身上背的那些血债是没办法洗白了,若想活下去,恐怕只能努力提高实力。但最可怕的是这女魔头修炼的功法叫什么欲女心经,要想进阶,就必须吸取男人阳元,也就是要不停地跟人圈圈叉叉,这到底要她怎么活啊!

    就在她魂不守舍之时,一道传讯符在她眼前炸开。

    “媚娘,敌袭,速来!”这是鬼面书生仇千凛出来的信息,苏寒锦本想偷偷离开的,岂料接收到讯息之后她就觉得头有些疼痛,仿佛那道已经消散的意识在挣扎,如同一根铁丝在她脑海里翻搅,随着她的迟疑和反抗,愈来愈烈。

    鬼面书生仇千凛跟这身体的原主人有着微妙的暧昧关系,虽然那人意识大部分消散,此时却还能影响到她。苏寒锦没有办法,只能朝着传讯符方向赶去,那些法术的操纵方法都在她脑海里,所以一出山洞,她便随手招出黑梭,朝仇千凛他们的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有记忆和意识是一回事,亲自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